九号病位

吃我一针!

2013.1.9 Disintegration

用脚趾尖跳舞 用眼睫毛亲吻

把桂花泥土香的空气绑到脑后 把薄荷绿的朋友收好兜里

给快死掉的春天一个吻  给散落一地的眼球匹配一个眼神

即使总是不断失去的明天 腐烂在没有光的角落里

就像没有生命 依然有爱情


1

2013.9.7 四月巡礼

可以一直沿着海走可以听见潮声

可以在有月亮的芭蕉叶间抚摸你的脸

可以潜进夕阳可以有血

可以在海底的鲑鱼混浊的眼睛里找到你

可以上岸可以赤脚踩碎贝牙

可以把你的眼神打碎在紺香月的谎言里

可以有雨在波澜不定的海面

可以拥抱礁石抱着你一部分的肢体

可以行走走在晨昏之间的窗里

可以向下望满世界都有了你的影子

可以杀掉你取出充血的眼球和干净的牙齿

可以做成一条彩链挂在天与地

可以变成一条桥

我走向你四月在四月

你可以是一场梦而我是一场雨


1

分享一朵开玩笑似的云

3

记一个黏腻的夏天夜晚

那个晚上我和他一并朝前走,弯腰低过头顶的树丛,扒拉开纠缠的灌木,跑到轨道边的栅栏上。空气中是烧荒草的味道,干燥得发臭。我跑到他面前,他说:“我想看看你。”我摘掉眼镜,笑着跳到离他几米远的位置去。

什么都是模糊的。夜空是紫色的,耳边上是呼啦啦热腥腥的风,火车从远处轧过来。世界好像一下子变成了万花筒底部的彩花,我们也变成了一个个彩蛋,马上就可以变成一个美味的惊喜。我们隐没在黑暗中,什么也看不见的我感觉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放,活像个脱了线的木偶。

我歪头问他:“好看吗?”他可能是笑了,或者没有,他径直走过来,来牵我的手。火车飞驰而过,明灭的灯光映在我俩脸上,我只看见他的眼睛,里面有我的影子。我侧了侧...

准备来跳舞啦!

2015年冬的热带雨林


突然想起,2月份的时候,在西双版纳路边摊上和朋友一起吃凉面,青柠檬榨汁调味,拌着胡萝卜丝和黄瓜丝一起吃,小米辣放多了嘴巴就发烫,猛灌下去一口矿泉水后,冬天的阳光直直地射进眼睛里。


回想起来真是个暖和的冬天呢。


13

/ 來找我玩啊

1

風流雲散 一別如雨

3

绀香故事十则

凌晨四点十分


    她起身,扭开床头的灯,说: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。街对面的灯牌彩灯照进黑暗中,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边,看着眼前本应该黑暗一片的墙缘出现一丝微光,等那团光亮慢慢具象出来,那是一双手,纤细的像葱白的指节,惨白如蒜心的指甲盖。

    熟悉的,在她梦里出现无数次的,手。


6 6
 

© 九号病位 | Powered by LOFTER